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谐茶缘

宁可正而不足,不可邪而有余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与你相遇是一种快乐, 愿快乐充满你的生活,与你相遇是一种美丽, 愿美丽闪耀你的人生,与你相遇是一种幸福, 愿幸福伴随你到永久。有缘的朋友来相会! 品茶交流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中国最富城市成“鬼城” 大量楼盘停工房价暴跌  

2014-04-14 13:48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国最富城市成“鬼城” 大量楼盘停工房价暴跌

肩负中国最富城市和“鬼城”双重称号,鄂尔多斯最新一次吸引公众,是美国的一档电视节目分析中国楼市泡沫时,播出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是“空城”的画面。这个在煤炭资源基础上GDP快速发展的城市,过去十年中城市建设也大步前进。符号意义的,便是康巴什新区。这个中心城区面积32平方公里的新城,2010年统计常住人口不足3万人,也因此被称鬼城。据报道,康巴什今年人口已到10万。

人口在增长,不过经济危机仍在。一方面是诸多房地产项目停工,煤炭经济持续下滑,另一方面,则是政府过去数年大笔的城建投入和债务。

十年新城

这里有很多“之最”。从市政府门前世界上最大的雕塑群,向南,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

晚上8点,鄂尔多斯,康巴什新区,灯亮了起来,霓虹灯勾勒出建筑物的轮廓,现代且豪华。

这座还在建设中的新城,因“空旷无人”而负有“鬼城”的名字。

康巴什新区总面积达352平方公里、中心市区32平方公里。2010年,常住人口统计数据2.86万人。媒体报道称,这座新城原规划入住百万人。

“90%的新建房屋无人居住”、“街上清洁工比行人多。”2010年4月《时代》周刊报道“鄂尔多斯:一座现代鬼城”。两年后,2012年BBC报道“鄂尔多斯:中国最大的鬼城”,又进一步加深了世人的印象。

康巴什新区被作为“中国房地产泡沫最佳展示品”的样本解读。

这里有很多世界之最、亚洲之最。从鄂尔多斯市政府门前世界上最大的雕塑群向南,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,广场与公园一直延伸了2.5公里,到了乌兰木伦河畔的亚洲最高的音乐喷泉。

7月14日,鄂尔多斯博物馆后面的民族路上,一辆路虎车驶过,车窗里扔出一个塑料袋,老石跑过去捡起来。

清洁工老石是街上难得一见的行人。来自赤峰的老石,负责民族路上10个路灯杆间的街道卫生。

“毕竟人少嘛,没有多少垃圾。”老石说,工作强度并不大。老石的老伴也是清洁工,在另一条路上值班。

康巴什600名清洁工大都是“外来户”,其中约一半是老石的赤峰老乡。

康巴什的居民也没有多少“土著”。公务员、生意人、建筑工人、学生等,大都是外来户。

十年前,康巴什所在的地方,还是一个千余人的村子。从2004年打下第一个地基开始,距鄂尔多斯东胜老城区25公里多、毛乌素沙地边缘的,野蛮地长出一座新城。

数据显示,鄂尔多斯市过去数年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城市建设。

根据公开数据,2012年鄂尔多斯在建项目总投资超过1500亿元,其中包括600公里高速公路、18个大型变电站、14个分布在全市各旗县的工业园,每个工业园区的面积均达数十平方公里。

这一数据在2010年是800多亿元,2011年是1070亿元。鄂尔多斯地方财政总收入2010年至2012年分别为365亿、538亿和810亿元,这意味着,政府每年拿出相当于财政收入两倍的钱,投入了城市建设。

特定时段的繁华

上下班时间,市政府大楼附近人流最多。吃饭时间,美食广场人最多。晚上,音乐喷泉附近人最多

“‘鬼城’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已经有十万人了。”出租车司机刘耀不认同“鬼城”的说法。他说,在街上找不到热闹的地方,是因为不了解康巴什人的生活节奏。

每天上下班时间,市政府大楼附近人流最多。吃饭时间,美食广场人最多。到晚上,则是音乐喷泉附近人最多。

7月15日临近中午,建筑面积4.41万平方米的康巴什美食广场,坐满了食客,门外停满车辆,保安在疏导交通。

不过,美食广场之外,从中午到下午,街头难寻这种热闹场面。

几个游客在“成吉思汗广场”拍照。两三个年轻人在图书馆前广场上打篮球。几个大型购物中心,门可罗雀。

到晚上7点多,乌兰木伦河畔开始聚集车流人流,这里有号称亚洲最大的激光音乐喷泉,每晚都会有“表演”。8点左右,人群聚集,警察指挥交通。

一公里的河岸边的亲水平台上人头攒动,河堤平台上的大排档也坐满客人。

9点多,音乐喷泉表演结束,人群散去。

世纪康城一期小区,近半的房灯陆续亮起来。这是地段最好,房价高的一个小区。

小区保安说,小区的房子都卖出去了,但真正入住的在三分之一左右。

“以前买瓶水喝,都要走1公里。现在好多了。”保安说。不过,生活也还有不便的地方,例如在康巴什很难找到配钥匙的,配钥匙要坐车去乌兰木伦河对岸的伊金霍洛旗。

2010年《时代》周刊报道后,康巴什房价的每一次波动,工地停工的迹象,都被作为“鬼城”的证据。

2012年,诸多房产商资金链断裂,地产项目大面积停工。“鬼城”再次被叫响。

鄂尔多斯人对被叫做“鬼城”表现出反感。他们说,居民比前些年多了。

2011年12月12日《鄂尔多斯日报》称,新区常住人口突破7万。2012年9月4日,该报报道,常住人口将近10万了。

今年1月,康巴什新区管委会主任高志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当初建设新区规划用20年时间达到三十万人口,之后最多不超过五十万。他认为发展现状与当初规划基本吻合,“发展速度并不慢”。他称预计到2020年,最晚到2025年完成规划,入住人口三十万。

高志华介绍称,大项目落地会给这座新城带来“人气”。例如神华集团在鄂尔多斯建设国家级煤制油基地,把康巴什选为生活服务场所,已入住一万户;规划入住三万户,神华能带来近十万人。

高志华认为,“康巴什经过八年建设,走出了一条极具特色的新型城镇化道路。”

建在煤上的楼市

煤炭价格上涨,鄂尔多斯遍地一夜暴富的神话。在房地产热潮下,财富涌向了楼市

被称为“鬼城”的那一年,鄂尔多斯还有另一个称号,全国最富有的城市。

2010年,鄂尔多斯地区生产总值达2643亿元。根据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联合高和投资发布的《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》,鄂尔多斯资产过亿的富豪人数不下7000人。人均GDP超越香港位居全国第一。鄂尔多斯每217个人中间,就有1个亿万富翁;每15个人里面,就有一个千万富翁。

煤炭带来的财富,成为这个城市源源不断的动力。2004年起,全国煤炭价格迅速上涨。鄂尔多斯遍地都是一夜暴富的神话。开矿征地和煤矿买卖,催生了鄂尔多斯第一批富起来的人。

鄂尔多斯的房地产热潮,在煤炭暴富和全国房地产大开发的大背景下,迅速发展。

2005年左右开始,大型煤炭企业和发了财的煤老板加入了房地产开发,而全国各地大型房地产企业,也纷纷在鄂尔多斯安营扎寨。2008年至2011年,鄂尔多斯这块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土地上,云集300多家地产企业。

买房子也被认为或宣传为最划算、最稳妥的资产保值、增值方式。2010年,城区人口65万的鄂尔多斯,商品房销售面积1009.4万平方米,若平均到市民头上,人均购买了约15平方米。

根据媒体报道,鄂尔多斯房价一路飙升,甚至达到1.5万、2万元每平方米。

2011年,鄂尔多斯继续建设房地产,当年计划新开工面积1300万平方米,计划销售商品住宅面积1200万平方米。

这一年,国家对房地产领域调控升级,开始深入到二三线城市。2011年8月18日,住建部发布二三线城市限购标准。

虽然鄂尔多斯未出台实质性限购政策,但市场弥漫观望情绪,销售陷入停滞。从民间融资到银行,也都对房地产企业关上了大门。

鄂尔多斯房价下跌,2011年底开始,鄂尔多斯楼市崩盘,类似“房价万元跌至三千”的消息吸引全国目光。

据鄂尔多斯市政府的数据,截至2012年4月底,计划新建的49个项目,7个开工。全市324个房地产续建项目,复工率不到四成。全市房地产市场完成投资10.4亿元,同比下降83.4%。

鄂尔多斯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2012年全市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都是前年的一半左右。在康巴什,很多售楼工作人员辞职。

2013年是2012年的持续。在康巴什美食广场的一楼大厅,城投绿城设有售楼点,少人问津。售楼小姐称一栋楼已预定出去,但相比两年前的抢购,现在房子太难卖了。

双重困境债务缠身

鄂尔多斯负债总额,流传不同版本,从1000亿元至4000亿不等。官方未公布过债务总额

出租车司机刘耀说,生意越来越难干。从去年开始,很多工地停工,建筑工人离开。而本地人大都家中有车。

刘耀说,在康巴什,工地上的塔吊转,出租车就会赚,但高耸的建筑塔吊,像被按了暂停键,一动不动。

7月15日,乌兰木伦河南岸伊金霍洛旗的万力太阳城工地,工人说原来几百人的工地只剩二十几个人。老板没钱了,又不能彻底停工,“只要有人干活就不能说停工了。”

在康巴什新区北侧的新北社区,哈巴格希新村是个移民村,十几个“工人”在小区花圃里种草。他们是康巴什的拆迁户,都是“百万富翁”,只是钱有去无回。

哈巴格希新村的王来清说,艰难的日子从2011年就开始了。拆迁款200万元都放贷了,吃了半年多利息,典当行老板不再露面。

在鄂尔多斯,有的丰田大吉普甚至没现金加油。国际酒店显得冷清,酒店普通经理的工资,由几年前的七八千降到四五千元。

房地产经济危机之外,支撑鄂尔多斯经济的煤炭产业正持续萎缩。

在包府公路上,很难再看到运煤车辆排队的景象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煤炭市场价格大跌,鄂尔多斯煤炭从最高点近400元/吨的坑口价,落到现在的200元/吨。除大型国有煤矿还在坚持外,鄂尔多斯众多中小煤矿要么停产要么减产。

除市场需求逐步降低外,还有来自“外煤进口”的冲击。从美国、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煤炭价格优势凸显,按照当前汇率,一吨到港煤炭400多元,而高昂的物流成本使得本土煤炭到港已接近500元。

随着市场需求量的下滑,鄂尔多斯又开始面临卖不出去煤的窘境。

另一方面,在连续的大规模城市建设后,鄂尔多斯地方负债的数目,流传有不同版本,从1000亿元、2000亿元和4000亿元不等。

官方没有公布过负债总额。7月31日,鄂尔多斯东胜区财政局副局长戴宏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我认为不会超过1000亿”。

2013年的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,鄂尔多斯2012年制定出台了政府债务三年化解方案,化解政府债务346.6亿元。

当地媒体报道,鄂尔多斯市、旗两级政府决定从2012年开始,利用3年时间,完成2011年前形成的工业企业政府性债务清理工作。

有公务员认为,市政府要把债务化解可能要5年以上时间。但他也表示疑虑,“拿什么还?”

□新京报记者刘一丁内蒙古鄂尔多斯报道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